欢迎访问:七色色,色久久桃花综合-色七七影院桃花亚洲AV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鳏居公公的性欲

鳏居公公的性欲


  公公自婆婆走了后的半年,情绪就开始变的喜怒无常,常常莫名其妙的发火。老公是个大孝子,总是百般顺着老爸。

  在一次单位体检中,医院让公公复查,说是肺部有问题,后来托了姜丽找医生,结果是肺癌早期。

  医生说,虽然是早期,因为位置不好,动不了手术,只有让老人性格开朗些,这样或许还有希望。

  这一切都瞒着公公的,外面只有姜丽知道。

  托人从国外带来的抗癌药,我们骗公公这是营养品,每天必须按时服。

  一天,晚上一点多,公公还没回来。一般即使单位请客也不会玩的那么晚啊?

  于是老公放心不下给公公电话,结果接电话的是派出所的警察,说是公公犯强 奸罪准备拘留。

  我和老公一听头都炸了,老公深更半夜赶紧发动所有的关系把公公捞出来,否则,明天一定性,就难办了。

  托到关系后,我们赶紧去派出所。

  警察简单介绍了案情,说公公在KTV被女孩子报警110,目前据女孩子交代,你父亲强 奸成功,明天把女孩子提交的证据做个鉴定,就可以批捕了。

  老公问可以见一面父亲吗?

  警察说你们已经托人了,可以见面,明天进入司法程序以后,短期就见不到了。

  我和老公在派出所的小房间见到了戴着手铐的父亲,老公忙问父亲怎么回事?

  父亲郁闷的说,晚上在唱歌时,看着丫头挺漂亮的,小姑娘说5000块就可以做,父亲等客人走了,就把小姑娘拖到包厢的洗手间里做了。

  完了后,一摸口袋只有3000多,没那么多现金,说是刷卡。小姑娘不同意刷卡,这需要付现金的,小姑娘见父亲实在没那么多钱,说是手表也可以。

  父亲戴的是百达翡丽对表,与过世的母亲一人一只。

  小姑娘一说要手表,父亲火了,顺手就「啪」的一耳光把小姑娘打趴在地下,父亲已经意识到会有麻烦,在与小姑娘商量时已经用手机录下了双方的谈话。

  但手机被小姑娘抢去了,和警察讲,警察都认为小姑娘是弱者,一个协警还打了父亲,根本不信。

  父亲非常委屈的,像一个小孩子在诉苦。

  老公听父亲怎么一讲,「噌」的火冒三丈,转身就出去了。

  「我父亲的手机是不是在你这里?」

  警察说:「是,被害人小姑娘交过来的」

  「小姑娘呢?」

  警察说:「刚做完笔录还在隔壁,天亮上班后带她去做鉴定」「把我父亲的手机还我,这不是作案工具吧」警察正支支吾吾想回答时,老公看见桌上的手机就是老爸的,起步抢到了手上,警察正想阻止,我站在了警察前面挡住——老公打开手机找到录音系统,打开录音,双方的对话,即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非常清楚的展现出来。

  警察听了,发呆——「来人」警察喊道,这才知道,这警察还是个副所长。

  几个警察与协警应声而来。

  「把那个报强奸的小姑娘烤起来」

  其他几个警察有些不知所措——

  「虚报假案,明明是卖淫嫖娼,却说成强 奸」「把手机给我,这是证据」

  警察说道。

  这时,警察是手机响了,警察对着电话说,正在处理,是小姑娘报假案。

  我知道是老公的朋友托人打过来的。

  警察顿了顿说:「这事情,还是要处理的,但性质变了,属于嫖娼教育为主,交1000块罚款,再重新做个笔录,你把老人带回去」这时,警察的口气明显发生了变化。

  老公正在火头上,不依不饶的说:「我要见那小姑娘」警察犹豫了下,同意让协警带我们去见。

  那个刚才关父亲的小房间,父亲已经被带去做笔录了,一个非常漂亮时髦的小姑娘被烤在椅子上发抖。

  老公走上去,二话不说,一脚朝女孩子胸脯踢过去,要不是我和协警赶紧拉住,非出人命不可,老公的脸都气的发紫了——我不知道老公这脚踢的有多重,女孩子应声倒在椅子上声音都没了——这时警察都赶过来挡住老公——事后,老公被留在派出所,我带公公回去了。

  女孩子经过医院检查,二根肋骨骨裂,介于轻伤定性的临界点,本来老公也要处理的,因为托了人,所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陪了小姑娘医药费。

  事后知道,小姑娘在交代中涉及吸毒、报假案、卖淫,被刑拘——自这件事发生以后,我们一到晚上把老爸管的严严的,但老爸的脾气越来越火爆——一天,老公和我商量,这样下去也不是回事,但找外面的小姐,风险太大,万一染上什么病来,也不好。

  老公的意思,是让我去物色合适的女性,钱对我们不存在问题。

  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,有次和老公爱爱后,老公竟半真半假的跟我商量:

  「其实,合、合适的时候你帮老爸解决下,我也没意见的——」当时我以为老公说疯话——还笑嘻嘻的说:「只要你愿意,做什么都可以——」这二年,在我的努力下,我周围漂亮的同学以及同学的朋友,在高回报下,被老爸睡过的至少有四位了,有的,现在长期与老爸保持关系。

  好在老爸样子好,一点也看不出是五十多岁的人,被老爸睡过的人,几乎都夸老爸的身体好,待人也有修养,不让人拒绝反感,但往往第一次睡,总是别扭的——但有一次,应该是最后一次,让我感到了尴尬。

  约好同学单位的同事,叫李洁。

  事先让老爸在宾馆等,可我新约好同学的同事迟迟未来?是个刚结婚不久的少妇,打电话也不接,急的我在大厅里不知如何是好?

  知道这样上去,老爸又要发脾气,唉!

  我给老公打电话,老公说,真不行去找个鸡也可以,可大白天的,夜总会没上班啊?

  后来,老公也火了,电话里直嚷嚷:「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」无奈,我只有硬着头皮去跟公公解释。

  公公在房间里等了很久,一看进来是我,一脸的不高兴,我说明情况,公公起身就想走。

  「爸,别生气啊,这样会坏身体的」

  「要、要不、我、我用手帮你缓、缓解下」

  我也不知怎么会对自己的公公说出这样的话?

  公公气的直瞪住我的眼睛,吓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「爸、爸,您这样要憋坏身子的,房间开了,干脆我给您搓下背怎么样?」说着,我放下包包,拖着公公去浴室——「怎么搓?媳妇给公公搓背?像什么话?」公公嘟囔着转身要出去。

  「爸,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再说,媳、媳妇帮公公搓背也是应该的,而、而且,男人都不是一样的,我又、又不是没见过——」公公在我的劝导下开始犹犹豫豫的,我顺手就脱下公公外套,公公配合着扭动身体。

  公公犹犹豫豫的,可能想想也不对,还想出去——「爸,我们不干那事,就是搓、搓背」说着,我麻利的把公公上衣脱了,在脱公公裤子时,我迟疑了会,然后坚定的一下扒下公公的裤子,包括内裤——公公的鸡巴在我的注视下渐渐翘起,吓我一跳「爸,你的咋那么大啊?」这时公公的口气开始缓和下来:「天、天生的」公公也许也觉得尴尬,给自家媳妇看到了鸡巴,说话都结结巴巴的——其实,我真没什么邪念,只是想用手把公公射出来,真的!

  把公公脱关以后,发现公公的身体比老公魁梧多了,都这把年纪了,鸡巴硬的都翘的高高的,内心有种冲动,想去摸一下到底有多粗,但,没敢。

  由于给公公搓背洗澡,怕弄湿自己的衣服,所以我让公公背过身,自己把外套脱了。里面只穿了三角裤和胸罩,系上浴巾。

  我先把浴缸洗干净让公公坐进去,自始至终,公公的鸡巴一直翘着,我都能闻到男性阴茎散发出的那种特有的骚味——我的心一直跳着,剧烈的跳着,自己都听得出,讲话声音都是颤抖的——小小的浴室,公公赤身露体还翘着鸡巴,媳妇系个浴巾也近乎于半裸状态,唉!

  公公坐在浴缸里,我二头都放着水,一边用莲蓬头浇洗着公公的头,等他泡会再给他擦背。

  二个人在浴室里大多数时间是沉闷的,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,水放好后,我开始把二个胳膊都搓了:「爸,你身上搓出好多泥哎」公公笑而不答。

  然后我让公公坐在浴缸的边缘,开始搓公公的背,公公的肌肉非常结实,而且还有胸肌——我延着公公的背、腰、臀部、屁眼一直到后面的大腿——然后让公公站在浴缸转过来面对我,公公的鸡巴对着我毫无顾忌的翘着,我尽可能不去看它,我把公公前面洗的干干净净,就是没碰公公的翘起的鸡巴,当我蹲下去搓公公大腿时,公公翘起的鸡巴几次碰到我的鼻子和眼睛、嘴巴——我心跳的厉害,反正不抬头,公公也看不到我。

  心想,一口咬掉就没那么多麻烦了,但,我敢吗?

  全部洗好后就剩公公的鸡巴时,我对公公说:「爸,就这块地,您自己洗吧」我不是不洗,想想还是下不了手,自己的公公哎——突然想起老公那天开的玩笑,脸烧烧的,下体涌出一阵热流——公公有些被动的侧过点身,撸下包皮,我则拿着莲蓬头对着鸡巴浇着——「好了」公公说于是我拿块大浴巾先把公公背后擦干,再把公公前面擦干,等最后到公公鸡巴时,我犹豫了下,一咬牙,开始擦公公的鸡巴,隔着浴巾,也能够感受公公硬邦邦的大鸡巴,刚碰到时,公公身体抖了下下——我隔着毛巾捏着公公的鸡巴,忍不住问公公:「爸,您都挺那么久了,不累嘛」「不、不累,就是难、难受」公公的声音也是微微颤抖的——

  我牵着赤裸裸的公公到了房间,二人再次尴尬,明明知道要干什么,就是说不出口。

  「爸,您盖块毛巾先躺下吧」

  我打破这别扭的状态。

  「嗯」

  于是我回到浴室对着镜子,整个脸都绯红绯红的,深吸了口气,理了理头发再回房间,公公闭着眼盖着毛巾毯——走出浴室,公公知道我站在他边上,就是不说话。

  我颤颤的说:「爸,我、我给你按摩一下吧」

  「嗯」

  于是,我颤抖的手掀开公公下半身的毛巾毯,公公乌黑的鸡巴再次暴露在我眼前——我再次做了个深呼吸,开始像小猫挠痒时的方法按摩公公鸡巴周围所有地方——这手法是跟美容院的小姑娘学的,我生理期时老公非常享受我这样的按摩,美容院的小姑娘说,这叫粉推——就是手指尖诺有诺无的触摸身体的皮肤,怕痒的人绝对受不了。

  开始触摸公公时,公公整个人都抖动起来,我问公公是不是不适应,公公却说「很好、很好」由于我是蹲着床边的,有点累:「爸,我爬上来做,这样太累」公公没吱声。

  我上床坐在公公的腿上,耐心的在公公鸡巴周围轻轻重重的「粉退」公公被我刺激的拳头捏的紧紧的,我却调皮的让公公放松、放松、再放松——中间好多次,公公无意识的顶了顶中间的鸡巴,我知道公公渴望着我直截了当的刺激他的阴茎,我看到公公鸡巴中间的马眼上渗出亮晶晶的液体,我知道,那是精液——我拿了餐巾纸,用手直接捏住公公鸡巴头,公公抖了下,我把渗出的液体擦擦干净,接着仍旧刚才的手法——慢慢的,发觉手下公公的身体渐渐变的越来越不安分、越来越急躁——而我的内裤早已被分泌出来的爱液打湿——既然这样了,再开放些又如何?

  想着,就轻轻的对公公说:「爸,给您来点刺激的好吗?」公公急不可耐的点了点头。

  我轻咬着嘴唇,在公公的大腿上向前移动了自己的身体,慢慢移到公公翘起的鸡巴前,坐下去用阴部直接刺激公公的阴茎。尽管我外面系着浴巾里面还有三角裤,但这样,公公舒服,隔着毛巾短裤我也能够感受到公公鸡巴对我阴部的刺激。

  大家都舒服。

  我的手仍旧「粉推」公公的上半身,但臀部开始前前后后、左左右右的扭动起来,公公的鸡巴在我的阴部或左或右或前或后串动着,公公的嘴里开始发出满意的呻吟——其实我坐在公公的鸡巴上,也是舒服无比——过了会,发觉公公的鸡巴怎么碰到我的腿跟了?

  低头一看,浴巾早跑到二边,我的阴道与公公就隔了条薄簿的短裤——我也没再遮挡,由它去吧——我继续在公公身上摇晃着,阵阵刺激从阴部传来,酥酥痒痒的感觉——公公的鸡巴比老公的粗,关键是硬,磨蹭起来非常有感觉——「喔——」公公嘴里发出一阵不快的声音。

  「怎么了爸?

  公公指了指下面。

  我一看,估计是我短裤外的花边弄疼了公公的阴茎。

  这时我已无所顾忌的捏着公公的鸡巴仔细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,硬的像铁棍一样,我的小手一把还不能完全把握住——我嘻嘻一笑:「爸,再来点刺激的啊」于是,被情欲激发起来的我脱下内裤,直接用阴部接触到公公的鸡巴,我想,不插进去不算乱伦的。

  公公也一定能感觉到他的阴茎系统已经直接接触到媳妇的阴道周围,公公的阴茎与媳妇的阴毛纠缠在一起,公公明显被我刺激起性欲——拳头,捏的更紧了——我的阴部贴着公公的鸡巴来回移动着,努力想让公公的阴茎更强烈的刺激我的阴蒂——阴道里流出的水越来越多,身体也越来越热——「噢,爸——」我忍不住叫了起来,公公在身下也配合着移动——突然,我「啊————」的失声叫了起来,公公也睁开眼张大嘴——公公的鸡巴不知怎么地,大半个龟头已经插入我的阴道里——瞬间,二个人一动不动,我不知如何是好?

  阴道含着公公的龟头,人一下充实了许多,这时什么想法都没了,下半身的情欲战胜一切。

  我打破沉默的说:「爸,进来了,就让它待会吧,你千万不能射的喔」公公懂事的点点头——于是我含着公公的鸡巴头,继续、定向的移动着——并稍微抬起臀部——慢慢的、慢慢的,公公的龟头、阴茎,正式的插入我的阴道——公公的阴茎不长,但实在太粗壮了,进去后把我的阴道塞的满满的,瞬间整个阴道都被公公的鸡巴胀满了,阴道里散发出来的刺激,像微电流渐渐遍布全身,那种感觉从来不曾有过,简直太美妙了——我试图慢慢在移动中抬起身体,让公公的鸡巴主动在我体内动起来,公公懂事的慢慢的轻抽慢插起来——公公的鸡巴往外抽的快些,有种阴道也随他的阴茎带出去的感觉,进来,整个阴道壁又是胀胀、满满、痒痒的,像无数条小虫虫在阴道里爬呀爬——公公没抽几分钟,阴道便传来阵阵麻酥酥的感觉,首先沿着腿根散开,我知道,那是高潮的前奏——公公似乎已经体会到我阴道在抽蓄、痉挛,我麻麻的坐在公公身上不在晃动,体会着公公抽动所带来的快感——「唔,爸——爸——」一阵麻酥酥的感觉开始从阴部向全身蔓延——我不再羞耻,趴在公公身上,紧紧的抱住公公的脖子、寻找公公的嘴巴——公公的鸡巴在我体内抽动的越来越厉害,我浑身麻麻软软的、一点点力气都没了——公公把我从一个顶峰带到另一个顶峰,中间休息的时间都没有,我那曾有这样性爱的体会——过了好久,我趴在公公身上才缓过神来,我抱着公公的身体说:

  「爸,您实在太棒了——」说完我亲了公公的脸颊——「来,孩子,你躺下,我来」「啊,爸,您还没完啊——」我惊叹的说道「爸还没过瘾呢,放心,爸不射的——」说着,公公翻过我身子,张开我的双腿,慢慢的把鸡巴又插进我的体内——这时,阴道里没了刚才的那种刺激,好像被公公插的有点麻木不仁了——我配合着努力张开腿,把自己的阴部完全向公公打开——尽管瞬间会有那么点小小的羞耻感,脸上滚过一阵发烫的热流——阴道在公公鸡巴的刺激下,渐渐又传来酥酥痒痒的电流——这时,电话响了,公公停了下来,示意让我接,一看,是刚才约的少妇李洁打来的:

  「对不起,刚才送老公出差,不方便接电话,我现在来,还晚吗?」顿了顿,她又说:「这笔钱对我很重要,真的很重要」听她的口气,好像有点着急。

  公公听到了少妇的表达,示意我让她过来。

  我睁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公公,忘了应该对少妇说什么?

  公公挺了下在我阴道里的鸡巴,我才缓过神来,看时间,现在是下午一点半:

  「嗯,你过来需要多久?」

  「半个小时吧」

  我说:「好的,在大堂等你」

  说完,还没挂上电话,公公使劲的趴在我身上插了起来,大约连续插了五分钟,刚有再次的高潮,坏公公突然拔出鸡巴,我的魂都被公公瞬间拔出的鸡巴带出窍了,而公公像没事一样拍了拍我的屁股说:「快,孩子,洗洗,穿好衣服下去,否则来不及了」我努力的支撑起被公公折腾的疲惫身躯,公公突然又猛的提起并且打开我的双腿,低下头亲吻起我的阴部——「啊,爸,别、别——」公公在我阴部猛烈的吸着,仿佛子宫都要被吸出来——我使劲推着公公的脑袋,我真的再也受不了这样刺激——

字数:5152
【全文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爸爸离开以后 下一篇:龙门乱伦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